青海任丘市一鱼塘内浮起满池死鱼 经料定是污水所致_水产快讯(水产养殖)

记者 韩泽祥 实习生 王雅楠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半个月前,随着冰雪消融,河北任丘市鄚州镇大口子码头天缘垂钓园内,一个鱼塘内突然漂浮起满池死鱼,看着一尾尾两三公斤重的大鲤鱼和大草鱼接连死亡,50岁的鱼塘主尹宝成捶胸顿足欲哭无泪。“去年冬天,我曾看到与鱼塘一墙之隔的塑料颗粒厂排污沟内的污水漫过沟沿流进鱼塘中,而颗粒厂主薛某自称这些水是洗塑料的,没有毒,且当时鱼塘没有发生异常,我并未在意。谁知刚一开春,鱼儿就接连死掉,我怀疑这些鱼的死因就是污水毒死的。”随后,尹宝成向当地政府、公安、环保、渔政等部门反映了情况,政府部门认定死鱼是因为污水所致。

520)this.width=520;" border=0>
养殖在鱼塘里的鱼和虾一周内大面积死亡,初步估计损失在200万元左右。东孚养殖户们在疑惑,谁该对这些死鱼负责? 500)this.width=500" border=0>望着死去的鱼,养殖户一脸无奈。几场大雨过后400亩鱼塘白花花,初步估计损失在200万元左右;东孚养殖户们不明白,谁该对这些死鱼负责?

死鱼散发恶臭堆积岸边

厦门晚报讯:一周前的几场大雨过后,海沧区东孚镇鼎美村、芸美村等村居400多亩鱼塘受到污染,养殖在鱼塘里的鱼和虾在一周时间内大面积死亡。初步估算给养殖户造成约200万元的经济损失。
心都凉了,不想再提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东孚镇芸美村盐场附近的陈老汉家中,听说要采访鱼塘被污染的事情,陈老汉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心都凉了,不想再提起了。”不到一周,他家鱼塘里的鱼损失了一半以上。
连日来,他一直打捞鱼塘里的死鱼,前天才把死鱼打捞干净,但是鱼塘周围的空气中还弥漫着死鱼腐烂的臭味。陈老汉的心情在这种臭味下一直没有好起来。
一周前的几场大雨过后,鱼塘附近的一条排污沟水满自溢,乌黑的污水流入了陈老汉家10多亩的鱼塘内。一天早上,陈老汉看到鱼塘的水面上漂浮着翻白的死鱼,心里凉了半截,从那天起,他每天要做的工作就是打捞鱼塘里的死鱼。
一周来,水面上白花花
陈老汉说,粗略估计下来,至少有500多公斤的鱼死掉了。“虽然养的都是四大家鱼,但也造成了3万多元的损失。”一周来,鱼塘里的死鱼不断,水面上经常是白花花一片,陈老汉喃喃地说,“养了20多年的鱼,今年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大面积死亡。”
陈老汉说,芸美村只有他和几户邻居的鱼大规模死亡,其他的养殖户因为距离排污沟较远而“幸免于难”,但是鼎美村很多养殖户的情况更严重。
“小车被大雨冲走了”
鼎美村有一片白鹭飞翔,水鸟翔集,水波荡漾的养殖场,占地面积有上千亩。48岁的邱先生所承包的130多亩鱼塘就在其中。
邱先生的两个鱼塘位于一条排污沟的两侧,一周前连续下大雨的时候,排污沟的水急速上涨,流进了堤岸较低的鱼塘中。“当时我就想到堵,可是鱼塘堤岸太低,水涨得太快了。”邱先生就这样看着黑水流进了鱼塘。第二天一大早,他看到鱼塘里很多鱼浮在水面上,“看得头都晕晕的”。他原本指望用今年的收成买一辆小车,现在“小车被大雨冲走了”。
邱先生一块占地50多亩的鱼塘里死鱼不断,为了防止死鱼烂在鱼塘里影响水质,他的四五名工人连续打捞了四五天,可是直到昨天鱼塘都没能清理干净。
“银行贷款都还不上了”
邱先生划船带着记者在鱼塘里走了一圈,记者看到鱼塘周围都是白白的死鱼。这些死鱼带着难闻的臭味,有的已经开始腐烂,死鱼上蠕动着蛆虫。有漂浮着的鱼头,有浮在水面上的鱼鳔,还有腐烂的鱼身,有的鱼甚至挂在渔网上招来一群群苍蝇。“那一条是鲈鱼,有十多斤了”“那一条是鲫鱼,只剩下鱼身了。”邱先生一边摇船一边介绍死鱼。
邱先生介绍,鱼塘里养着鲈鱼、鲤鱼、大头鲢、白鲢、草鱼、鲫鱼、土虾等多种鱼,有的是从另外一个鱼塘转移过来的饲养了三四年的大鱼,平均都在10斤以上。“至少死了1.2万斤,损失40万元,惨啊!惨啊!”有着17年养鱼经验的邱先生第一次遭遇到如此大的损失,“银行的贷款都还不上了”。
邱先生说:“我最怕下大雨,下雨的时候会彻夜难眠,说不定哪一会污水又会漫进来,整天提心吊胆。”
23年来第一次“颗粒无收”
除了邱先生以外,鼎美村还有一些养殖户的鱼塘被污染。养殖户胡国福40多亩鱼塘内的鱼几乎全部死掉,他粗粗算了一笔账;鱼塘投入成本七万多元,鱼塘里的黄色鱼从去年饲养到现在,原本打算6月份上市,不料,一周前的几场大雨过后,污水流进鱼塘,造成了30多万元的损失,“加上前期的投入,40多万元不见了”。这位憨厚的汉子养了23年的鱼,遭遇了三次鱼死亡,这是最严重的一次,“颗粒无收了。”他说。
胡国福告诉记者,除了他和邱先生两家的鱼塘被污染之外,鼎美村被污染的鱼塘还有吴世忠的150亩,胡建家的100多亩,胡宝发的40多亩,仅仅鼎美村就有400多亩鱼塘被污染,损失在200万元左右。一位养殖户说:“污水是在马銮湾入海的,听说西滨一带也有鱼虾死亡的现象。”但这一消息没有得到证实。
该向哪一个部门投诉?
芸美村的养殖户陈先生说,事情发生以后,环保和渔政等部门到村里来过两次,但是他一直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处理的?处理结果如何?至今三四家养殖户还在等待有关方面的消息。
而鼎美村的很多养殖户则称,鱼和虾大面积死亡以后,很多人都忙着清理鱼塘,心情很差,一时间不知道该向哪一个部门反映。胡国福等人告诉记者,流经养殖水域的排污沟从鼎美村和孚中央社流下来,在马銮湾入海,沿途工厂很多,不排除工厂偷偷排污的可能性。排污沟内长期没有清理,水浮莲和杂草丛生,影响了水道的畅通。但是不知道该向哪一个部门投诉反映,一直到记者采访结束,胡国福等人都没有向有关部门反映。这些养殖户在疑惑,谁该对这些死鱼负责?

欧洲杯哪里买球下注 ,3月21日上午,记者赶到了任丘市鄚州镇大口子码头天缘垂钓园,垂钓园中间一条狭窄的河沿将水面分割为南北两个鱼塘。南侧鱼塘水面清澈水底可见鱼儿自由游弋,而北侧鱼塘的水面呈现出酱油色,近岸边的水草中偶尔可以看到一条条死鱼。尹宝成一边介绍情况,一边痛惜地指着鱼塘东岸边的一堆堆死鱼让记者看。记者看到,这些死鱼有鲤鱼、有鲢鱼、有草鱼,个头都非常大,它们的腹部都已经腐烂,散发着一股股难闻的臭味,有的鱼儿尸体被猫狗等撕咬,只剩下千疮百孔的残骸。

南方渔网编辑:吴佩佩

鱼塘主尹宝成介绍说,从2010年开始,他承包了村里的两块水域搞养殖并经营垂钓业务。北侧的养鱼塘水面面积约5亩,南侧的水面还要大一些。在北侧鱼塘西边是一家塑料颗粒厂,厂子的污水沟沿鱼塘北岸排入任文干渠。因为害怕污水流入鱼塘,他经常会到排污沟查看。去年冬天,他就发现排污沟的污水漫过沟沿流进了鱼塘,及时封堵后,他找到塑料颗粒厂负责人薛某,薛某自称当时正在进行清洗塑料成品,所排出的水没有毒。因为水面已经冰封,鱼塘内的鱼儿也没有出现异常,尹宝成就没有特别在意。

今年3月4日中午,随着气温回升,鱼塘内一部分冰面开始逐渐融化,这时,他发现水面上漂浮起一条条死鱼。3月5日,死鱼情况越来越严重,鱼塘里竟漂浮起满池死鱼。尹宝成立即找到塑料颗粒厂厂主薛某,“对方刚一开始答应赔偿,但后来不承认是塑料颗粒厂排污导致鱼儿死亡的。”3月5日,尹宝成来到任丘市鄚州镇政府反映情况,一位姓籍的人大主席接待了他,了解情况后与尹宝成一起到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并将情况反映给了环保局和畜牧水产局渔政站。

塑料颗粒厂已人去屋空

在鱼塘北岸是一条狭窄的排污沟,沟底有深蓝色的水渍,向西继续走,已经干涸的排污沟底有很多细小的塑料片。在鱼塘西北角,尹宝成指着一段排污沟说,污水就是从这里漫延进鱼塘内的,当时发现后,他立即用铁锨封堵了缺口。“发现时,污水哗啦啦地往鱼塘里流,流了多长时间、流了多少水量,我都不得而知,因为当时水面已经结冰,而我也没有发现异常情况,又听薛某说排放的不是污水,我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尹宝成说,但话又说回来,即使当时知道鱼塘里流进的是污水,他也无能为力了。沿着排污沟向西继续走,在排污沟的尽头是一排破旧的砖瓦房,房后堆积着大量的塑料罐,一条条曲曲折折的塑料管通向砖瓦房内,场内已经人去屋空。“我向公安部门报案后,塑料颗粒厂厂主薛某当天被带到派出所接受询问。”尹宝成说,他找到任丘市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要求对这家没有任何手续的作坊进行查封,但环保部门迟迟没有行动。“执法人员说先要化验水质,弄清楚鱼的死亡原因后才能执法,3月6日,有人来鱼塘以及塑料颗粒厂的排污沟取了水样。”尹宝成认为,因为政府部门没有立即采取行动,导致薛某从派出所回来后便于当晚差人转移走了生产设备。

污水导致一池鱼儿死光

3月8日,任丘市环保局环境监测站受任丘市环保局监察大队的委托,分别出具了(任)环监(2013)字第(W030612)号、第(W030613)号监测报告。依据两份监测报告,任丘市渔政管理站对尹宝成鱼塘死鱼情况作出认定。

记者看到,任丘市渔政管理站出具的这份认定书上写明:3月7日上午,接到鄚州镇政府电话,我站立即组织有关人员赴现场勘察。鱼塘大部分水面被冰覆盖,死鱼分布不均,因冰层薄死鱼无法全部捞取,不便计算死鱼数量,但死鱼均出现腹部朝上,腹腔膨大,鳃盖、鳍条微张,带有污泥,体表无外伤,鳞片较完整,已腐烂,鱼塘解冻后,随着气温回升,开始出现大量上浮死亡,死鱼体表有污泥,鱼鳃腐烂变白,池塘水温5℃,根据鱼发病的季节性和病鱼的活动情况,可排除病害所致。

认定书认为,鱼塘西侧是一个生产塑料颗粒的厂家,其排放水沿鱼塘的北岸排入排碱沟,水呈暗灰色,有腥臭味,经环保局监测,COD、氨氮、石油类和挥发性酚四项指标分别为:293、13.91、1.12、0.02mg/L,分别超出国家排放水标准的29.3、556.4、28、66.7倍;这些污水一是明显有排入鱼塘的痕迹,二是污水中的有毒物质也会渗透到池水中,污染水体,从环保局检测数据看,鱼塘水体的氨氮、石油类和挥发性酚分别为0.785、0.25、0.003mg/L,分别超出国家渔业用水标准的39、5、0.6倍,由于冬季水温低,鱼类活动弱,会出现慢性中毒而沉入水底,随着春季水温不断回升,鱼慢慢腐烂,腹部膨大浮出水面,出现大量死亡。从死鱼症状和检测数据综合分析,可以认定死鱼是因污水所致。

任丘市渔政管理站还出具了鱼塘损失评估报告,认为鱼塘死鱼数量约3800尾、计3070公斤,直接经济损失为6.42万元。拿着两部门的书面文件,尹宝成再次找到政府各相关部门,但至今塑料颗粒厂没有被查封,厂主也没有受到法律制裁,尹宝成鱼塘的损失更未获赔偿。这一环保事件的进展情况如何,我们将继续跟踪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